六队精神
领导关怀
获奖荣誉
科普赏识
员工风采
文体活动
单位照片
六队简报
4 江苏省地矿局直…
4 江苏省地矿局…
4 中标公示电子水…
4 中标公示全站仪…
4 中标公示工作站…
  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地矿文化 > 六队简报  

六队简报2期


五一特刊
青春在这里闪光
——记江苏地质六队老挝项目部的地质队员们
 
在老挝的日日夜夜,尽管很短暂,却总是让我感动着,总想提笔把这些既令人心酸又让人感动的事写下来,却又怕写不出那个味道,反而玷污了这份感动,回到国内也有二十多天的时间了,但在老挝矿区的所见所闻,还不时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回放,仍然不断的令我心酸,让我感动,尽管我也算是一个人生经历丰富的人,尽管我已经是过了充满激情年龄的人。
两公斤红烧肉
说来话长,其实那是2009年的事,郭家仿和孙立文两个老地质队员,在深山老林中“转悠”了半个多月后,回到桑怒驻地(华潘省的省会,其城镇规模与繁华程度相当于苏北的一个乡镇),暗自都在想好好的犒劳犒劳一下,各自到菜市场买了一公斤的猪肉,到做饭的时候才发现猪肉买重了(多买了一公斤),干脆一锅煮了,吃不了下顿还可以吃的,令他们都没想到的是两公斤猪肉做成的红烧肉连肉汤都没剩下,两个人将其一扫而光。回国后有人问起孙工,他也吃惊当时不知怎么的,就吃掉了。
老鼠是佳肴,青苔成了绿色蔬菜
老挝山里人的生活是简单而清苦的,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却更艰辛,更清苦,有时老挝向导把他们带到作业区后,就会逮些野味犒劳大家,他们吃的最多的便是山里的老鼠,一开始这些在家吃饭都会挑肥拣瘦的年轻人,看到烧好的老鼠都会恶心,慢慢的为了生存,为了工作,他们和老挝人一样习惯了老鼠的“美味”,老挝人能吃的东西,象蚂蚱、蛐蛐、蟋蟀等,他们也都吃得津津有味。那从山沟里拣到的青苔,就成了他们在野外能够吃到的唯一绿色食品。
瘦了二十多公斤的“逃兵”
河南洛阳的帅小伙赵盛博,去老挝前体重有80多公斤,高大威猛。进入项目部,一开始不适应野外的高强度作业,总是拖作业组的后腿,他下决心锻炼身体,从野外收队回到驻地,别人休息了,他还要坚持锻炼身体,一个月下来,体重硬是减到了60多公斤,足足减了二十多公斤,三月底河南的家中有急事让他回去,在送别的晚宴上,他动情和一起战斗过的兄弟们说:“我对不起大家,我没有和你们战斗到最后,我当了逃兵。”说完那一大杯白酒一饮而尽,那一晚,他酩酊大醉。
肉生蛆了,还是美味
这次张海龙要带领一个小组要做最长的一条磁法剖面,作业区处于热带季风气候,位于北回归线以南,平均海拨1000米以上,相对高差在500米以上,属高原山区,原始森林无人区,植被发育,杂草与灌木丛生。按计划必须带上帐篷和十天左右的食物,由于天气炎热,他们便只能把带来的猪肉埋在土里,吃的时候再扒出来,到了第三天,扒出来的猪肉就已经生蛆了,但也只能吃这个,一个星期的时间,他们吃得都是生了蛆的猪肉。说到这段往事时,他们已经当成了一个笑谈,似乎没有什么不正常。
除夕之夜,两个老男人放声痛哭
在除夕之夜万家团圆的时候,我队老挝项目部的十六个大老爷们也在桑怒驻地欢聚一堂喜迎新年,饭吃到了最后,只剩下吴新华、刘成国和师永海三个人,吴新华和刘成国是老乡,他们家在一个镇上离的很近,在单位工作了二三十年,也是我队的老人了,或许是聊到了家,或许是他们都想到了妻儿老小,吴新华突然就泪流满面,继而两个人抱头痛哭,在一边的师永海看到这一幕,悄悄地溜出来了,让这两个老男人泪尽情的流吧,这样的男儿泪也不丢人。因为在我们春节的时候是老挝的旱季,在老挝只有在旱季才是我们地质野外工作的最佳时间,春节成了他们战斗的黄金时间,每一年他们都要命中注定在老挝的深山老林中度过春节,难以和家人团圆,和家团圆就只能成了他们心中的一个梦,和那两行热泪。
“这支队伍,我们带不了”
在野外作业,离不开当地的向导,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,他们发现老挝向导不愿意给他们带路,因为他们的工作强度太大了,每天二三十公里的山路,就是山里的老挝人也很少这样走,给再多的钱他们也不愿意干,但他们却要抢时间,抢进度,一旦进入雨季就很难工作了,盐城水乡的刘金鑫,如果不是学了地质,分到六队,也许一辈子见不到山,更不会和大山打交道,再次来到老挝,他便被封了“猴子”的外号。就这样,一支习惯于在平原区作业的地质队伍,经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在异国的高原山区,原始森林中经常将当地的向导甩在了后面,以至于当地的老百姓都不愿意做他们的向导,“这样的队伍,我们带不了。”在当地一时成了美谈,
一个不能教子难以尽孝的行当
项目部领队卢祥富,儿子去年就参加了一次高考,今年复读还要高考,因为职业的原因,只好把儿子放在了南京的亲戚家。在他去老挝之前,岳母已经病重在南京住院,他要出野外不能亲自照顾,三月份离开人世的时候,他仍然带领他的兄弟们在野外作业。领导来看望他的时候,他聊得全部是工作,是矿区,对自己对家人他没有提出任何的要求。
在老挝的野外作业,还有许多国内不可想象的困难,旱蚂蟥能吸干他们的血,一天下来,每个人身上被几十条蚂蟥叮咬过,几十处流着血,是家常便饭;他们的作业区曾经是越战时的根据地,在野外作业的时候时常会见到炸弹坑,战争遗留下来的弹片,还经常能遇到正在扫雷的部队;被蚊虫叮咬,染上登革热,遇上眼睛蛇、黑熊甚至老虎也是常事,饥饿、迷路、下雨、山洪、露宿山野更是常事,危险时常伴随他们。每当他们下山回到驻地,军人出身的“大厨”徐贞师便会在菜里放很多的油,他要为这些地质队员们补补油水,有时他情愿自己掏腰包慰劳大家,他曾动情的对我说:“这帮年轻人,很辛苦,很可爱,我看在眼里很心疼。”
工作区没有电,没有网吧,手机没有信号,生活和工作枯燥而单调,每天二十公里的山路,一个星期或者十天后出山的时候,食物光了,换成了几十公斤的岩石样品;他们会为发现一个新的异常而欣喜,也会为几日的奔波无果而沮丧,在老挝的弟兄们,除了“罗盘、地质锤、放大镜、对讲机、GPS五件宝”之外,他们还有一件必不可少的东西就是大砍刀,找矿的路是他们砍出来的,每个人的身上都布满荆棘,都流过血,就这样的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为了地质这份事业,为了国家的资源保障默默的奉献着。
这是一支充满青春活力的优秀团队,这是一支“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、以找矿立功为荣、以艰苦奋斗为荣”的特殊群体,这是一支“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忍耐、特别能奉献、特别能战斗”的钢铁汉子。
这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年轻队伍,绝大多数是近年本科或研究生毕业的80后,他们在异国的土地上用自己的行动、用辛勤的汗水、用激昂的热血谱写出一篇篇令人肃然起敬的感人诗篇。
(陆轩)

江苏地矿
江苏国土
省级单位
相关单位
版权所有 © 2012 江苏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  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新建中路70号    邮政编码:222023    电 话:0518-81176666  技术支持:酷科网络|
  • 友情链接 : 连云港网络公司| 连云港网站建设| 双乙酸钠| 氯化钾厂家| 双乙酸钠厂家|
  • .
    相关链接: